江汉文化馆官方微博

第二届武汉百姓煨汤擂台赛图片、故事征集精选

文章出处:江汉文化馆   作者: jhwhg   人气:-   发表时间: 2016-10-14


结缘望旺煨汤

/李佳

“水千条,山万座,我们曾走过……”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从桌下传来,打断了我和死党猪猪正在进行的对话。弯腰,一部手机躺在地上,正忽闪着柔和的光。

“喂,你手里拿的是我的手机。”刚接通电话,那头传来一个霸道的男声,不等我回话,一副当仁不让的语气又传入耳鼓:“我在发展大道唐家墩附近的望旺煨汤门口等你,请马上还我手机。”

晕,哪有这么对人家说话的?真是不懂礼貌。尽管有些委屈,但我还是答应了对方。其实,接电话的时候,我就在望旺煨汤的大堂里,正在享用最后一勺美味的土鸡汤。

不就是一部破手机吗!切,丢东西还这么嚣张。听了我的“投诉”,猪猪一脸的不屑。没想到第一次在望旺煨汤吃饭,就遇上这么扫兴的事情。好在已经吃完,不至于影响食欲。

结账,出转门。店里璀璨的华灯照亮了黄昏的一片街区,仿佛让夜色也有了一丝温馨的氛围。

夜风裹着料峭寒意,吹得我缩紧了脖子。霓虹灯下,我推了推500度的近视眼镜,仔细地打量着进进出出的食客,试图从中找出这个虽然有些粗暴但充满磁性的“男中音”。

HTC捏在手心里,时间久了,竟有了汗珠。猪猪说,我才懒得等呢,拾金不昧,要做雷锋你自己做,我要去影城了,我的王子一定等得着急了。拦下一辆的士,一声“拜拜”后,这正在热恋中的家伙扬长而去,一点也不仗义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也一点点消磨着我的耐心。切,本小姐没工夫陪你了,脾气不知不觉就上来了,我回身走向灯火辉煌的大门口,打算将手机交给服务台。

“水千条,山万重……”音乐又不失时机地想起。正想接通后发泄一下,铃声突然断了,一个人已站在身后,路灯将他孤独瘦削的身影拉得老长。

不好意思,刚才是我给你打了电话,以前掉过手机,但从来没有要回来过。一见面,他就絮絮叨叨,谦恭有礼,与电话中通话的那个人大相径庭,“这回本来也不打算抱希望的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就……”不想听他解释,递过手机,我愤愤然转身离开。

他一路小跑着追上来,说,我有个故事想找个人说一下,而且,我没吃饱,想请你赏脸,让我有机会谢谢你。

夜色中,灯光在他英俊的脸上闪烁出一种忧郁的色彩,让人产生这样一种联想:这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
“宰他一顿也好,让他为粗暴的言行付出点代价。”这样想着,味蕾上不觉又泛起望旺煨汤鲜香的气息。跟在他身后,我又回到了温暖如春的大堂里。

温润鲜嫩的汤汁,袅袅弥漫的氤氲气息,漂亮的灯具营造出一种温馨浪漫的氛围情调。我一小口一小口慢品排骨藕汤,这次,我的胃不允许我再一次大快朵颐,却成就了我在他心目中矜持的淑女形象。

汤汁味浓,不愧老店招牌,名师料理。缭绕馥郁的热气中,充满磁性的男中音略显消沉。原来,他正在一场失恋的漩涡中挣扎,外来打工者的身份,负担较重的乡村老家,让他的恋人在父母的劝说下,刚刚嫁给一位有房有车的成功人士。

“她的老家在江南水乡,最爱喝这里的排骨藕汤,所以我们经常光顾这里……”怪不得他叫了一罐排骨藕汤,原来还有这样一段缘由。

都是来自乡村的打工者,我们的距离就这样一点点拉近,就像我们与煨汤的距离,与爱情的距离,在浓稠的汤汁里一点点升华、融合、结晶。对着那张有些落寞的脸,我终于理解:“所以你把铃声设置为《同一首歌》,所以你流连这个曾经留下你们甜蜜记忆的地方,所以……”

我们的故事就这样从一部HTC开始,从那个寒风料峭的冬夜开始,在五年多前的望旺煨汤。有些戏剧性,又有些仿佛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,由望旺的靓汤来做一次千年的见证。

此后,两个漂泊者渐成莫逆,望旺煨汤里发生的故事,成了日记中最幸福的章节。因为靓汤里沉淀出来的除了营养的精华,还有两颗心的深情相拥。

 

 

望旺煨汤,喝出母爱的味道

/李笙清

来到武汉工作,转眼已经十一年了。对我来说,武汉三镇能吸引我的地方特别多,就味蕾而言,闻名遐迩的老字号望旺煨汤、小桃园鸡汤可以说是我的最爱,因为我自小就爱喝汤,并有一个“汤货”绰号呢!

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喝母亲在蜂窝煤炉上煨出来的藕汤,那文火煨出来的浓稠的汤汁,煨得烂烂的藕,还有杂骨的清香,只要一想起来,就舌上生津,忍不住要流口水。那时候家大口阔,不管家里多拮据,母亲每个月都要煨上一大锅藕汤。藕是父亲下湖踩的野生藕,肥腴硕大,粉质重,有一丝清甜的味道。没钱买排骨,母亲总是买没肉的杂骨,煨过一次藕汤后,就将里面的骨头捞出来放好,留着下一次煨汤时再用,这样一来,一堆杂骨可以煨上两到三次藕汤,我们可以享用好几天的藕汤了。母亲常常在给我们盛藕汤的时候说:“多喝一点,把骨头里的髓吸干净,腿脚有劲儿。”

有一年秋天,母亲给我们交了学杂费后,再也拿不出钱来买杂骨了,一连三个多月,家里闻不到藕汤的香味,我们心里都荒荒的,觉得缺少了什么?一天,为了找母亲要藕汤喝,我说什么也不肯吃饭,父亲一气之下将我按倒在板凳上就打,说母亲腰疼多日了都没钱去看跌打,你还要喝藕汤。我的哭声惊动了在菜园里忙活的母亲,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,拉开父亲,将我护在身后,冲着父亲大吵起来,“伢只是想喝藕汤,你好好跟他说不就行了,犯得着这样打伢吗?”

第二天放学时,我背着书包走进家里的院子,忽然闻到了久违的藕汤香味。母亲见我进门,马上给我盛了满满一碗,这次的藕汤里,居然是一块一块的排骨。我下意识地从橱柜里拿出一只碗,打算如过去一样将排骨夹到碗里,好作下一次煨汤用。可这次母亲拦住了我,她说:“伢,这是排骨,有肉的,不能久放,你尽管吃吧!”听了母亲的话,我贪婪地吃了起来,转眼间,一大碗排骨藕汤就被我吃的干干净净。看着我的馋相,母亲笑着又给我盛了一碗。那天,我没有吃饭,母亲就坐在桌边看着我,眼神里溢满了慈爱。晚上,我起床上厕所时,听到父亲在房里叹气的声音,“唉!你这又是何苦呢?将耳环都卖了,这可是你唯一的陪嫁首饰啊!”

后来的一段日子里,我不敢再找母亲要藕汤喝。每次看到母亲空荡荡的耳垂,我的心里就格外难受。母亲却还是一如往日,每个月都会给我们煨上一大锅藕汤,有时是杂骨,有时是排骨,但我喝汤的时候,却觉得这浓稠的汤汁里,有一种酸酸的滋味,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长大,直到妻子给母亲又戴上了一副亮亮的耳环。

如今,条件好多了,家里隔三岔五地会煨上一大锅浓香的藕汤,里面还加上了一些富含营养成分的作料,但我却一直找不到母亲煨出的藕汤里那种特殊的味道。每次回老家,给母亲打过电话后,我就知道母亲一定会提前给我煨好藕汤,等着我千里迢迢地来到她的身边。就这样,我一生的时光,都将生活在母亲浓浓的爱里,让我享用不尽。

今年五月初夏,母亲来武汉小住,我特意带母亲去了汉口发展大道的望旺煨汤大王,让母亲品尝了名师烹制的土鸡靓汤。母亲喝得津津有味,一边喝,一遍说:“这汤真好喝,入口浓香,润喉暖胃,余味悠长。”母亲的话顿时让我一下子回到遥远的童年时光,感到这汤汁是那样熟悉,一勺一勺,都充满了母爱的味道。


版权所有:武汉市江汉区文化馆 2000-2020 All Rights Servivce

地址:武汉市前进四路169号 邮编:430022 联系方式:027-85897429 85832040

ICP备案号:鄂ICP备2014000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947号 技术支持:武汉网站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