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汉文化馆官方微博

农具如歌

文章出处:江汉文化馆   作者: jhwhg   人气:-   发表时间: 2017-09-20


/李笙清

 

常常在走近田畈的时候,不经意地想起那些正悄然远离乡村的农具。那些曾经伴着农人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农具,曾几何时,它们忙碌在田野上,用自己的生命,为我们拨响垄上的琴弦,为一方水土弹拨出激情的乐章。

每当我再一次轻抚这些弯腰的稻穗,我知道它的金黄和饱满,凝结着农人太多的汗水,也与这些农具的付出密不可分。偶尔打开尘封的记忆,那柄秧耙似乎还挥动在父老乡亲的手中。阳光下,风雨里,那些蚕食秧苗生命的稗草,被秧耙一次次无情地薅去。透过季节的窗口,清风斜雨,蓑衣竹笠,秧耙似乎还在梳理着昨日的田畈。除草剂的产生,稻谷品种的变迁,让秧耙渐渐退出了这方田垸。

可以说这块土地的板结是与石磙有关的。——全身肤如刻画的石磙,滚动了那么多年,也许真的累了,如今,它成了被弃之路边的顽石,成了农人农活之余小憩的临时座椅。曾几何时,石磙日夜不停地劳作,跟着那头不知疲倦的牛,披星戴月,默默地碾碎太阳和星光。沧桑更替,斗转星移,转眼间,石磙跟相伴多年的老牛一样到了迟暮的晚年,直至闲置到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地步,只能寂寞地蹲在禾场的一角,倾听脱扬机欢快的歌声。

轻轻地拂拭这些沾满灰尘的农具,我讶然发现,它们依然具有那么强烈的生命力。连枷的把上,汗渍的痕迹仍然依稀可辨;锈蚀的犁铧尖上,还能嗅到泥土的气息;手摇风车的叶轮上,还粘附着粮食的余温;弯弯的镰刀,收割过无数庄稼的刀刃还是那么锋利;在水车的木槽里,青苔依稀显影着清水缓缓流淌的回声……那柄被唐代诗人李绅写进《悯农》的锄头,1200余年过去了,仍然“锄禾日当午”地忙碌在垄上。

它们属于它们的那个年代,与农人一起起早贪黑地忙活了那么多年,虽然不能与时俱进,虽然不再风采依旧,虽然逐渐被先进的农业机械取而代之,但它们不会轻易地走出这片土地。春耕夏耘,秋收冬藏,这方田园,这片稼穑,永远流连着它们的歌声,因为这些农具,早已深深地植根在这片肥沃的土壤里。

农具的话题,牵引着朴实的乡村风情。一件件被岁月淘汰的农具,躲进乡村记忆的深处,只有在轻吟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诗句时,才会反馈出一些如烟的景象。但我心中的这些已流传经年的传统农具,从来就不曾失去过生命的价值。它们与辛勤的农人朝夕相伴,耕田整地,灌溉收获,加工运输,间苗培土……想起它们,就如同打开了一本久远的书籍,只有用心阅读了,才明白稼穑的艰辛里,也间杂着农具的艰辛。

岁月如诗,农具如歌。——你听,晌午的院坝上,隐约传来那些此起彼伏的连枷声,一声声扣击着乡村的脉搏;黄昏的禾场上,那架木风车还转动着岁月的年轮,将瘪壳、秕子和米糠轻轻吹散在扬起的风中;月光之下,那架缺齿的水车还站在河边,“吱吱呀呀”吞吐着日月星辰。还有那只采菱的菱桶,那个舂米的石臼,那柄翻晒稻谷的木锨,那个斑斑驳驳的脚踏打稻机,那根扒稻草的竹扒,那把刨土的镢,那个施肥的粪斗,那些养蚕的蚕架,那把松土、除草的耥耙,那柄开沟、下种的耧……这些日渐淡出田畈的农具,这些被博物馆民俗陈列中收藏展示的艺术品,永远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与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……

我热爱农具,正如我深深热爱着我的乡村故土,尽管它们中已有很多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落伍淘汰,挂在壁间,闲置牛棚,弃之路边,风采不再,却余热尚存,显影着“朝耕及露下,暮耕连月出。自无一毛利,主有千箱实”的奉献精神。在我心里,农具的生命无疑是属于广阔的乡村的,它们的足迹,就像先辈们躬耕垄亩的剪影,已深深地烙印在这片无法远离的土地上,永远都无法分割。



版权所有:武汉市江汉区文化馆 2000-2020 All Rights Servivce

地址:武汉市前进四路169号 邮编:430022 联系方式:027-85897429 85832040

ICP备案号:鄂ICP备20140005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947号 技术支持:武汉网站制作